安东尼·福奇:卷入政治极化漩涡的科学家

美国《》网站8月22日刊登题为《为政府工作半个世纪,福奇将于12月卸任》的文章,作者是亚丝明阿布塔利布。全文摘编如下:

美国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8月22日宣布,他计划在今年12月卸任。作为两任总统领导下的新冠疫情应对代言人,福奇受到激烈的政治攻击,同时也获得前所未有的声望。

福奇现年81岁,自1984年以来一直担任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1968年,27岁的福奇以医生身份进入这个研究所的母机构国家卫生研究院。当时他刚结束住院医师培训,很快被认定为一颗新星。

作为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曾担任7位总统的顾问,并且多次身处抗击现代瘟疫的前线年的炭疽恐慌、埃博拉、寨卡和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福奇是有史以来被引用最多的研究人员之一,几十年来在科学界广为人知。新冠疫情使他一夜间举世闻名,同时遭受一些共和党政客的批评和公众的威胁。

这位资深科学家承认自己也有失误。在疫情暴发最初几周,福奇和其他政府科学家说美国人不需要戴口罩。特朗普在即将结束总统任期时抓住这一点批评福奇,并质疑他的专业知识。此外,与其他许多疾病专家一样,福奇起初没有发现无症状感染者是病毒的主要传播者。

福奇承认,他和其他政府科学家一开始对口罩的看法是错误的。他说,他们担心医务工作者没有足够的口罩,也没有看到相关证据证明口罩在医院以外能预防感染。这种传染后来变得很明显,尤其是在科学家意识到病毒通过空气传播的情况下。

福奇说,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两年是最有收获、也最具挑战性的时期。他在未经证实的新冠疗法、疫情构成的威胁以及疾病缓解措施等问题上和特朗普发生公开矛盾,因此成为政治右翼的敌人。

福奇说:“这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最重要挑战之一,我相信我的团队和我作出了贡献历史会做出评判。我们不是只靠自己做到这些的,但我们对疫苗研发起到重要作用,疫苗现在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福奇说,事实证明,这场在美国夺去100多万人生命的疫情“给人极大压力”。

他把这归因于病毒本身和政治环境:一方面,新冠病毒显示出极强的传染能力和极快的变异速度;另一方面,政府应对病毒时面临着火药味十足的政治环境。他说,这些因素加上他的名气和公开表态受到的关注,使犯错要面对的后果以及向公众传达不断变化的科学指导都难上加难。

预计有关方面将在福奇离职前任命一位临时继任者,国家卫生研究院将在全国范围内寻找福奇的继任者。

几名议员已经说,如果共和党人在11月选举中赢得众议院控制权,他们将对福奇展开调查。众议员吉姆乔丹以及参议员兰德保罗和罗杰马歇尔对福奇的抨击尤其激烈,他们还散布毫无根据的说法和阴谋论。

在特朗普之前,福奇与其他总统们都能融洽相处。他一直坚称自己是“非政治人”,只对科学说话。

在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的头几周,福奇似乎与特朗普达成微妙的默契。但是,随着特朗普开始推销所谓的治疗方法,试图让人们相信疫情即将结束,福奇开始与这位脾气暴躁的总统发生公开矛盾。

福奇说:“我被安排在一种很不正常的环境里。全国都害怕,他们急需一个稳定诚实、表现出正直品格并且坚持事实的人,我就成了这些东西的象征。当你成为一部分人的象征,在反对的人眼里,你就变成他们的敌人。”

福奇说,他从未见过美国陷入如此严重的极化。即便担心国家的发展方向,他仍然抱着希望,相信国家能从政治敌意中复原。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