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破产对斯里兰卡意味着什么

斯里兰卡,数年前经济蓬勃发展,一度跻身南亚中高收入国家,但如今,这个拥有近2200万人口的南亚岛国却深陷1948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7月5日,时任斯里兰卡国家总理(现为斯里兰卡临时总统)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表示,该国已破产,这场史无前例的经济危机将至少持续到2023年底。

路透社报道称,斯里兰卡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谈判正在进行中,维克拉马辛哈告诉议会:“我们现在是作为破产国家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不得不面对比以往谈判更加困难和复杂的局面。”

对此,多家外媒报道认为,维克拉马辛哈的话,点明了斯里兰卡目前所处的状态——国家破产。

“国家破产,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02年提出的概念,指一个国家对外资产小于对外负债,通俗解释即资不抵债。”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在接受

据、BBC等外媒报道,斯里兰卡的外债总额为 510 亿美元,但可用的外汇储备截至5月不足5000万美元,外债规模处于高位,外汇储备却处于低位,再加上美联储加息间接推高其偿债成本,资不抵债问题严峻。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破产并不意味着一个国家的主权会被剥夺,也不意味着此前所欠的债务和利息统统归零。

许利平表示,国家破产只是经济层面的概念,意味着一国主权债务违约,不能如期偿还到期的主权债务和利息。斯里兰卡5月19日因无法偿付到期债务和利息而出现了自1948年以来首次主权债务违约,这说明该国已经濒于破产。

新加坡管理大学(SMU)报告称,早在200多年前,著名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就表示,与企业破产不同,主权国家破产不能倒闭,其资产也不能被全部清算,需要继续还本付息,但国家有必要和企业及个人一样宣布破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解释了国家破产的意义在于,可以赋予债务延期的合理性,给一国还债提供喘息的机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指出,国家宣布破产后,实际上是在申请主权破产(sovereign bankruptcy)保护,可以通过向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国际机构和其他国家寻求帮助等多种方式度过经济危机,等经济恢复之后再讨论偿债事宜。

当地时间2022年7月13日,斯里兰卡科伦坡,斯里兰卡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宣布实施国家紧急状态,大批者聚集在总理办公室外抗议。图/IC photo

新加坡管理大学(SMU)报告援引亚当·斯密的观点称,这是对债权国和债务国都有益的最佳方案,还可以避免债务违约的负面影响外溢至国际金融市场。

此外,一个国家可以破产多次。日本新闻网TBS基于债务违约的情况统计显示,在过去两个世纪中,曾有近50%的欧洲大陆国家、40%的非洲国家和30%的亚洲国家宣布破产。其中,厄瓜多尔破产有10次,巴西、墨西哥、乌拉圭、智利、哥斯达黎加和西班牙等国有9次。

“相比日本等其他国家,斯里兰卡的510亿美元债务水平并不算高。”许利平说,“简言之,债务规模水平只是一方面,但不是唯一指标,关键是斯里兰卡有没有足够偿还债务的能力。”

许利平表示,准确点说,斯里兰卡破产,是现有外汇储备不能支付经常项目支出所致。例如,经常项目的外汇支出中,每年进口额大概30亿美元,但外汇储备到2020年已不足20亿美元,这说明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不足以支撑进口所需要的外汇。

斯里兰卡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外汇收入,其生产资料和生活必需品高度依赖进口。从食品、蔬菜、药品、车辆、家用电器和服装等消费品,再到原油和化肥等中间产品,经济社会生活中所需的东西几乎都需进口,并且大多数以美元计价,这就意味着斯里兰卡需要足够的外汇储备。

但它的外汇收入主要依赖旅游业、纺织业、种植业和侨民汇款四种途径。许利平表示,这样的经济结构单一,抵御风险能力较弱。例如,此前斯里兰卡政府实施的有机农业发展禁令,导致斯里兰卡农业减产,不得不动用更多外汇储备进口粮食。

后来,2019年、新冠疫情、俄乌冲突以及美联储加息多重因素叠加,使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更加不足。

2019年重挫了斯里兰卡旅游业,作为斯里兰卡的支柱产业一度萎靡不振,旅游业外汇收入相应减少。新冠疫情暴发之后,斯里兰卡旅游业收入和侨民汇款急剧减少,俄乌冲突导致全球能源和粮食价格不断增加,使得本就外汇紧张的斯里兰卡更加难以进口足够的粮食和能源。

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也冲击着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据报道,今年到期需要偿还的外债有70亿美元。2022年5月中旬,斯里兰卡政府已暂停支付当月到期的7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2亿元)外债。许利平表示,斯里兰卡大部分外债是美元计价,美联储加息间接推高了斯里兰卡偿还债务的成本。

“这四重因素可以说是压垮斯里兰卡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其经济结构单一是最根本的,所以对斯里兰卡来说,进行经济结构改革,增强其内生动力非常重要。”许利平说。

受以上主要因素影响,斯里兰卡外汇储备不断减少。据BBC报道,截至2019年底,斯里兰卡拥有76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到2020年3月,这一数字已降至19.3亿美元。截至斯里兰卡财政部今年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可用外汇储备已降至不足5000万美元。

处于破产状态,对于斯里兰卡普通民众来说,是每天要承受的物价飞涨和物资短缺等。

据新华社报道,斯里兰卡6月通胀率达到创纪录的54.6%,食品通胀率更是高达80.1%。维克拉马辛哈7月初表示,未来几个月该国通胀率将达到60%。

外汇储备不足,无法进口足够的物资,从科伦坡到各大城市,人们都在经历着物资短缺带来的种种不便。燃料短缺,公共交通的班次缩减,沿途可见多人推着汽车前行,部分公务员居家工作,学校暂停了教学活动;电力短缺,居民每天经历长达数小时乃至十几个小时的定期停电;粮食短缺,政府不得不对奶粉、糖、大米等实行定量配给。

粮食短缺问题尤为令人担忧。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7月6日称,“根据《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评估报告,面对创纪录的食品价格通胀、燃料成本飙升和商品短缺,大约626万斯里兰卡人,即该国十分之三的家庭三餐不继”。为此,WFP负责人大卫·比斯利在推特上警告称,“我们必须在这成为人道主义灾难之前立即采取行动”。

深受影响的民众不得不走上街头抗议,部分抗议者甚至闯入总统和总理府邸,表示直到总统和总理都正式离职后才离开。

截至7月15日,斯里兰卡总统已辞职。据新华社报道,斯里兰卡议长阿贝瓦德纳15日宣布,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正式辞职,总理维克拉马辛哈出任临时总统。

对于一国而言,处于破产状态,意味着其信用和声望降低,于国发展不力。最近,斯里兰卡主权债务违约,西方国际评级机构下调了斯里兰卡的信用评级,导致斯里兰卡难以在国际金融资本市场融资,寻求国际援助也更加困难。

这就是维克拉马辛哈说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会更加困难和复杂的原因。在7月告诉议会斯里兰卡以破产国家身份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前,维克拉马辛哈已经为应对斯里兰卡国内经济危机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但当时未能达成协议。

许利平认为,斯里兰卡在寻求国际援助的同时,更要致力于经济重建,加强造血能力。

对斯里兰卡而言,虽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条件严苛,但当前最重要的是寻求包括该组织在内的国际机构短期贷款援助。

作为国际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可以牵头债务国和债权国,在三方协商的基础上,制定出一个受国际法约束的债务重组计划,允许债务国暂时债务违约,把精力和资源先用于经济重建,等经济好转之后,再按照计划偿还债权国的债务。

短期而言,对于到期的主权债务,斯里兰卡可以通过与债权国家商量延迟偿还或者减免利息的方式进行有效的债务重组,以减轻现阶段面临的债务偿还压力。面对收入锐减,斯里兰卡应削减开支,应对通货膨胀,斯里兰卡银行需要加息,防止货币进一步贬值等。

长远来看,当前斯里兰卡经济结构较为单一,未来可通过经济结构调整拓展收入来源,以提高偿还债务的能力。与此同时,也要使外汇储备多元化,不要过度依靠美元。

“斯里兰卡要走出危机,根本上还是要进行经济结构改革。“许利平说,不能完全依赖四大外汇收入,还可以充分利用地理优势发展临港工业园或者是转口贸易等,在国际援助给斯里兰卡“输血”后,斯里兰卡还能自己“造血”。

目前,斯里兰卡除了在国内实施缓解经济危机的措施,还积极寻求国际援助。据BBC报道,世界银行(WB)已同意向斯里兰卡提供6亿美元贷款,印度也已承诺提供19亿美元,并可能额外提供15亿美元的进口贷款。此外,七国集团已表示将就斯里兰卡债务减免提供帮助。

据新华社报道,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7月15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有关提问时表示,作为友好邻邦,中方始终密切关注斯里兰卡当前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也一直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斯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帮助。中方愿同有关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一道,继续为斯应对当前困难、缓解债务负担、实现可持续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目前,面临破产困境、债务违约的国家不止斯里兰卡一个。据彭博社报道,阿富汗、阿根廷、埃及、老挝、土耳其、津巴布韦等国的经济也深陷困境,这些国家也可能面临极大的债务违约风险。

在土耳其,通货膨胀率飙升至达到78.62%,创下24年来历史新高。汇率也一度走低。据路透社报道,截至 7 月 1 日,土耳其央行的净外汇储备接近 20 年来的最低水平,为75.1 亿美元。7月8日,美国惠誉咨询公司将土耳其的债务评级从B+下调至B。

南美国家阿根廷最近才刚避免了再次债务违约,其2020年发生过多次债务违约。由于国际储备较为吃紧,阿根廷面临债务违约压力。2022年1月底,阿根廷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债务再融资计划达成协议,阿根廷得以暂时避免债务违约。

中东大国埃及也处境艰难。俄乌冲突引发的粮食、化肥、能源等价格上涨,导致埃及经济形势更加严峻,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埃及中央银行的数据显示,埃及5月份的净外汇储备减少了16.3 亿美元,近期埃及货币兑美元汇率跌至18.71,为2017年以来最低点。路透社评论称,埃及一直遭受外汇短缺的困扰。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联合国数据显示,由俄乌冲突引发或加剧的粮食、燃料和金融危机可能会使较为贫穷的国家发生动荡,导致70多个国家步斯里兰卡的后尘,发生债务违约。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警告说,由于全球经济充满挑战,近三分之一的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债务困境。

世界银行行长戴维·马尔帕斯曾在会议上指出,2022年,受到新冠、俄乌冲突和气候问题等因素叠加影响,国际市场上粮食、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急速飙升,将会给经济结构单一、脆弱的经济体带来挑战。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