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该去工业化吗?200年巴西工业史告诉我们走自己的路最重要

热情的桑巴,灵动的足球,热辣的美女,成了巴西标签,跟他们一样,巴西还有另一个特质,那就是资源禀赋太过突出,突出到被称呼为BUG的国家。

至于为何这么说,且先看看持续数年的疫情,然后再看看曾经的辉煌,还有那挥之不去的国运跌宕,这其中有大国博弈,有奋进图强,有算计摆烂,也有大漂亮吸血。

破产前一年的巴西,在2020年以-9.1%的经济增长率,成功实现了经济负增长。

可是回望过去,巴西也曾经创下经济奇迹,虽然政局不稳定,但一路行来也算步步发展,也有过高速发展期。

作为历史创作者,当然要从历史说现实,最后才能找到真相,那么曾经的巴西,经历了什么,就是个问题了!

巴西的名字,源自葡萄牙殖民者登录巴西之后,为了资源在巴西无尽掠夺红木而得名。

将掠夺的资源,通过仅有的公路和港口运输走之后,留给巴西的只有被破坏的环境和贫穷的人。

横行欧洲的拿皇,几乎用一己之力干翻了欧洲君主,也让民族主义、自由主义传遍了整个欧洲,影响到了世界。

1807年11月27日,法国征服了葡萄牙,弄得葡萄牙国王若昂六世走投无路,选择流亡巴西。

或许是在葡萄牙享受惯了,或许是明白葡萄牙的未来在巴西。前往巴西后的若昂六世对巴西现状特别不满,开始发展巴西。在国王的带领下,巴西迎来了快速发展期,图书馆,工厂,银行,拔地而起。

经过数年耕耘,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时,巴西因为在战争中的贡献升格成了王国,也成了葡萄牙殖民帝国的一部分,有了自己的政府组成,享受葡萄牙王国一样的政治地位。

这建议就是,当巴西的独立不可避免时,你要顺应潮流成为巴西国王。因为那样,巴西还是王室的,还是布拉干萨王朝统治下的。

这建议佩德罗收到了,他也在巴立运动如火如荼后,于1822年正式称帝,成立了巴西帝国。

那时,第一次工业革命方兴未艾,如火如荼,巴西虽然没有能力赶上工业革命的快车道,却用出口工业原料的方式,大赚了一笔,积累了不少的财富。

佩德罗一世去世后(36岁去世),巴西王室又持续了七十多年,到佩德罗二世晚年时,终于维持不下去了!

温和开明的佩德罗二世,在丰塞卡将军逼迫下宣布退位,巴西也从帝国变成了巴西合众国,确立了总统制,也基于“秩序与进步”的口号开启了新时代。

咖啡豆成就了巴西,但也给巴西带来了隐患。因为支柱产业太过单一,就没了防范风险的能力。

在军政府带领下,巴西逆转局势稳步发展,经济也曾一度繁荣,可军政府的弊端就是容易动荡。

但是他们能做得很有限,用自己资本的温度,在巴西建设工厂,让巴西工业获得资本的助力。

先发展轻工业,让国内市场本国工厂产品占据主导后,再升级重工业,最后完成工业化,这就是巴西军政府的如意算盘。

不久后轻工业就成了巴西的武器,让巴西在面对骆驼(国际资本)时,有了自保的能力。

这就是借力国际资本不断涌入办厂,发展起来轻工业之后,用轻工业发展起来后的税收所得,投资国内企业,用惠民方式,补贴国民购买力,进一步扶持国内工业。

这一轮左手倒右手后,国际投资越来越多,巴西富裕了也有钱了,产业也开始慢慢健全了。

巴西的产业升级路径非常清晰,先弄轻工业和初级工业品,在完善中型工业和重工业,最后彻底弄进口替代,让巴西实现产业升级和工业化。

这也让外资在巴西投资中的比重,从60年代末到70年代中,以每年25%甚至更多的速度增加。巴西的GDP也在1968到1973这五年间保持了11%以上的增长。

短短十年时间,巴西就成了2000多亿美元的经济体,在整个南美洲一枝独秀。

迅速增加的国外投资,让巴西的工业半成品进口额不断攀升,工业制成品进口额逐年下降。

这啥意思咧?简单说就是被孕育出来的巴西工业,在良好保护下来料加工企业越来越多,慢慢向产业链中上游走,有了赚取高利润的可能。

首先:巴西的工业发展,都是国家补贴给补出来的,用外来资金赚的钱补贴本国工业,但这补贴能一直维系吗?当然不能。

本国企业只能在本国市场销售,不可避免地陷入内卷,却难以找到出口市场,赚不了海外市场的钱,最后这补贴起来的工业竞争力,实力孱弱不说,还让国家难以承受。

真金白银就那么多,补贴规模却越来越大,无奈的巴西为了维系工业企业竞争力,只能选择开动印钞机,最后弄的国内通胀高企。

这场危机,让巴西能源成本大幅上升,本就补贴经营的工业企业,纷纷陷入经营困顿,国际市场萎靡也让外资纷纷退去,不少外企出走让巴西经济雪上加霜。

巴西用补贴,营造了一个虚胖的内循环市场,但当补贴维系不下去了,国际时局的变动,就会让这个虚幻的内循环市场,循环不下去。

用外资引领的方式,获取了资金,然后用资金补贴中产阶级和国内企业,换来了巴西经济的发展,最后在诉求产业升级。

第二:弄私有化,之前国有化弄了不少大企业出来,竞争力不行,那么弄私有化提高企业竞争力是不是会更好?

又过了十多年,巴西民众忍不了了,群情激愤之下,军政府只能在1985年下台,选择“还政于民”。

这十年中,承接军政府烂摊子,巴西直到1990年国家复兴党“科罗尔”政府上台之后,才算出炉了一系列提振经济的计划。

首先:国内工业不保护了,降低关税,让综合关税从32%降到16%,因为老百姓们买东西太贵了,要顾及老百姓的生活。

其次:继续私有化进程弄国企改革,让曾经被保护的国企,进入自由市场的战场中博弈,至于生死如何,你们奋斗啊?

最后:整肃金融业削减福利,将巴西货币雷亚尔跟美元直接挂钩,融入美元体系。

承受美元潮汐的同时,在潮汐中起舞,同时大幅削减开支,曾经补贴出来的中产阶级,一夜之间发现,自己不再是中产阶级了。

通货膨胀也降到正常区间,虽然中产阶级的消费水平下降了,但却释放了整个社会的消费力,巴西经济循环又建立了起来。

无数下岗失业的员工纷纷走上街头,跟他们呼应的则是歌舞升平的新时代寡头们。国企被私有化,让大量员工失业,也让少部分人用灰涩方式收获了财富。

选民中失业的工人是大头,他们要照顾,但占据经济主导地位的寡头也不能得罪。

截止2019年,巴西探明的各类资源中,铁矿有650亿吨,铝矾矿有44亿吨,锰矿有2亿吨,铀矿有24万吨,都处于世界前列,都是值钱的矿产。除了这之外,铝,锡,铬,镍等矿产也储量惊人。

这资源禀赋,让巴西从一个致力于工业升级,弄全产业链的国家,走上了另一条道路,这就矿产资源出口!

曾经的巴西,咖啡豆成了出口支柱,让巴西风生水起,可是一场经济大萧条就让巴西被打回原形。

这以矿产资源出口为导向的经济也有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国民经济跟随大宗货物市场而动。

2007年时,全球经济火热,巴西仅靠铁矿石出口,就赚了371亿美元,巴西经济也在矿产资源涨价中迎来了经济繁荣。

但好景不长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了,巴西经济增长率就成了负0.13%。

巴西卢拉政府,为了选票政治的需要,选择了发展捷径,也让巴西财政负担沉重。

他们一个个上台前都说给福利政策,用福利政策换中下阶层选票,让巴西5200万赤贫人口收获不少。

如此高的福利开支,让百姓工人工资提高了,养老制度完善了,医疗和教育免费了,也让巴西在这条路上:只能前行,不能退后,至死方休。

这样的环境下,谁还管国家财政状况,谁还管工业如何发展,发钱就行了,只要发钱,就能当选。

这就是巴西去工业化之路,左右看貌似有问题,但每一步都是被推着走的,不存在什么被西方蛊惑。

后来的巴西政府转换思路,不搞工业化,弄矿产出口,用出口钱换高福利,稳了。

破产不说,还将曾经的工业化成果取缔干净,成了一个矿业和服务业主导的去工业化国家。

巴西工业化还有一个天然的短板,就是这个国家所有资源都不缺,唯独缺煤炭资源,而且水电也不好弄。

用大量资金进口煤炭然后发展工业,巴西商品的竞争力也起不来,这工业化就更难了。

这点上,今日的德国也特别危险,失去了东欧大国的廉价优质能源,一个能源成本,就足以让制造业强国被打回原形。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