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亲自力推 韩国有意接办2023亚洲杯

据来自韩国方面的消息,韩国6月3日发布声明,称韩国总统尹锡悦目前正在全力推动,希望韩国政府体育部出面,能够帮助韩国足协争取拿到2023年亚洲杯赛的主办权。这无疑是亚足联所希望看到的,而有关国内网络上盛传的所谓“2023亚洲杯重回中国”的说法,恐怕也只是谣言。

自2023年亚洲杯赛易地决定出台后,围绕着这届赛事究竟由谁来主办的说法颇多。网络上更是盛传,不排除亚足联重新将这届亚洲杯赛交还给中国主办的可能。但很显然,这仅仅只是网络部分写手们的一厢情愿,或者说纯粹是为“吸引眼球”而抛出的不负责任的说法。实际上,当初亚足联做出2023年亚洲杯赛易地进行的决定时,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可能的准备。但是,凡事都需要有一个程序。所以,在5月18日召开的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先修改有关决定的程序,即不再采用“由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来决定主办地的规则,而是改由“亚足联执委会”来做出选择,然后向大会通报。

在这个规则修订后,亚足联又需要准备相关的申办要求,然后在上月底正式下发给亚足联下属各会员协会,由各会员协会提出主办申请。根据亚足联下发的通知,留给下属会员协会提交申请的时间为一个月,截止时间为今年6月30日。因为有意承办的会员协会也需要向各自的政府部门提交材料,由政府出面提供各种书面证明材料,所有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完成,并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样,似乎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而且,某种程度上,既然亚足联当初已经要求中国足协就亚洲杯赛能够按照既定的要求与原则主办给出一个明确说法,就断然不可能在已经做出决定,且已经通过全体代表大会上表决过,然后突然重新推翻自己的决定、再回过头来要求中国方面重新主办的可能。所以,正常情况下,稍微有些常识,就可以清楚地知道,所谓“亚洲杯重回中国”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谣言。

另一方面,围绕着2023年亚洲杯赛新的主办地的事宜,亚足联在按照既定的程序正常地展开着。站在亚足联的角度,首先还是希望东亚大区的会员协会能够顺利接办,因为这可以继续执行“东西亚轮办”的原则,而且也不会影响接下来2027年亚洲杯赛的相关申办事宜。所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东亚大区的会员协会只要提出申办,在条件基本满足的情况下,最终成功的可能性较大。

数天前,马来西亚足协官员已经表示,大马接办的可能性不大,最主要还是因为场地条件并不符合要求。但从越南方面传出消息称,越南足协有意接办,而且最近几年来,越南足球发展甚为迅猛,但迄今为止尚未承办过像亚洲杯这样的大赛。而日本足协虽然尚未表态,但数天前,日本职业联盟已经宣布申办今年8月份的亚冠联赛东亚大区的淘汰赛,这显然是疫情之后一个较为积极的信号。

相比而言,韩国方面目前看起来态度更为积极,意愿似乎也更为强烈。韩国足协原本就曾是2023年亚洲杯赛的申办国之一,只不过当时为了联手朝鲜申办2023年女足世界杯赛,最后放弃了2023年亚洲杯赛的申办。但因为韩朝之间的关系问题,最终2023年世界杯女足赛也放弃了申办。所以,如今回过头来要求主办2023年亚洲杯赛也很正常。

而且,今年正好是韩国主办2002年世界杯赛20周年纪念,就在6月2日,韩国国内为庆祝成功主办世界杯20周年,专门和巴西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而在友谊赛之前进行的正式晚宴上,韩国总统尹锡悦亲自出席,而且比赛之前还专门给孙兴慜颁发了体育最高勋章“青龙章”。在晚宴期间,韩国足协主席郑梦亏、足协副主席李永杓(2002年世界杯四强主力成员之一)力主主办2023年亚洲杯赛,并正式向尹锡悦提出了建议。而尹锡悦在获悉之后,已经正式指示韩国政府下属的体育部,全力配合韩国足协的申办,希望能够拿到主办权。

韩国自从1060年主办过一届亚洲杯赛之后,至今尚未再次主办过,而且韩国队距离上一次在家门口夺冠之后,再也未能问鼎亚洲杯赛冠军称号,尽管韩国队已经连续十届征战世界杯赛。因而,如果能够借助再一次家门口主办亚洲杯赛的机会,重新问鼎亚洲杯,这无疑也是韩国方面力主接办2023年亚洲杯赛的动力与原因之一。而对亚足联而言,韩国方面只要正式提出,最终获得主办权的机率就相当大,而且可以帮助亚足联解很多“围”。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also like these